当前位置:主页 > 药业资讯 >

BAT的AI策略从第一天开始就是商业需求驱动的

发布日期:2018-06-26  来源:admin
 
  为了尽量避免受巨头掣肘,控制股份比例,引入多方投资是这些独角兽们的普遍做法。AI领域另一家大公司科大讯飞也投资了不少初创企业,包括优必选、寒武纪、ROOBO等。多位独角兽创始人告诉《财经》记者,科大讯飞对这些公司的占股比例非常低,基本都在0.5%到1%之间,“这样的股东对于公司几乎没有任何话语权”。
 
  AI独角兽之所以能够迅速长成,资本起到了极大的助推作用。红点中国合伙人张涵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AI独角兽最大的优势就是资本优势,“资本有马太效应,钱来了,很多好处也会跟着来,现在的AI人才都很贵”。
 
  对于平台来说,它们常见的打法是为体系内的独角兽们提供平台,甚至向后者开放标准化AI技术接口,在基本服务2B、2G(企业和政府市场)的AI领域,这会让它们失去与客户在产品层面的深度对接磨合,不接地气。
 
  对于独角兽来说,它们暂时只是具体市场的一个环节,或者一颗棋子,难以取得主导权,如果一开始就只在巨头的开源平台上开发AI技术体系,它们甚至无法走向独立平台化的道路,而拥有独立的底层技术,又是独角兽成长为巨头的必备要素。这意味着,从一开始,独角兽们就失去了成长为巨头的机会。
 
  谷歌是出门问问的投资方,在中国,出门问问运营谷歌的智能手表的操作系统,提供操作系统里面的语音交互、应用商店服务。“这个在谷歌的历史上从没发生过。”出门问问创始人兼CEO李志飞说道,而在海外,出门问问用谷歌的交互系统,能够创造营收,并更好地将产品推向全球化。对于谷歌来说,谷歌获得的是更加丰富的智能硬件嫡系子弟。
 
  但为了掌握主动权,高通在云知声的占股比例很小。
 
  如何处理好与投资方,尤其是极有可能成为竞争对手的投资方的关系,是每个创始人都应该重点思考的问题,而另一方面,独角兽们的优势在于长期积累的技术优势,作为技术驱动的公司,这或许是能够帮助它们突围的有效手段。
 
  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CB Insights在去年7月发表的题为“Nearly Half Of China’s Unicorns Backed By Baidu, Alibaba, Tencent, Or JD.com”的数据分析文章中指出,中国互联网企业四巨头BATJ(即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过去几年投资了中国及亚洲近一半的独角兽企业。
 
  放眼望去,整个互联网圈已成BAT角力场。IT桔子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互联网独角兽公司中,估值超过100亿元的互联网公司,三家中有两家(蚂蚁金服和滴滴出行)在BAT麾下。8家估值在100亿元-500亿元的互联网独角兽公司中,有10家属于BAT阵营,其中腾讯7家,阿里3家,百度1家。估值在50亿-10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共有12家,其中9家都有BATJ的投资背景,其中百度4家,阿里4家,腾讯5家,京东1家。
 
  AI领域的独角兽公司似乎在重复互联网独角兽的故事。所不同的是,AI独角兽目前还不够强大,估值最高的优必选为50亿美元,次之的商汤仅为45亿美元,在整个独角兽金字塔中处于中下层。这一方面由AI独角兽的基因决定,从本质上来说,它们是一个窄众的技术公司,另一方面也因为它们的创立时间较其他独角兽更短。
 
  它们和位于金字塔中上端的其他独角兽相同——在还没有成长为真正的巨头前,就都被巨头拿下了,它们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不仅绕不开和平台巨头的竞争,更绕不开平台巨头的资本。
 
  巨头实力强大,积累丰富的AI技术能力,但并不会轻易对创业公司开放。谷歌是目前世界上AI实力最强的公司之一,背靠谷歌的出门问问始终在独立进行技术研发。
 
  而更多时候,巨头公司甚至通过抛出投资橄榄枝,去了解和借鉴创业公司的技术实力。一位语音技术公司的创始人向《财经》记者透露,“巨头经常说想投你,但很多时候最后的结果是直接搬走你的技术团队。”
 
  除了国内的BAT和京东,美国科技巨头也在通过投资渗透中国的AI产业。
 
  2014年,独角兽公司云知声获得高通投资,云知声创始人兼CEO黄伟告诉《财经》记者,当时公司已经开始进行芯片研发,而高通在芯片领域有绝对优势,这也是他们考虑引入高通投资的主要目的。
 
  微妙的共生关系
 
  AI领域的创业公司,尤其独角兽,又有其独特优势,它们有着更强的B端客户服务能力,它们有大把的热情和资源反复优化、打磨、定制自己的产品形态、性能和应用场景,它们的AI技术小步快跑,快速迭代,不断改进产品体验。
 
  这正是巨头所急迫需要的。反之,AI创业公司又需要巨头强大的生态平台,快速做大业务规模和估值,并最终跨入独角兽的门槛,一步一步往金字塔尖上走。
 
  这样的互补生态,如果处理得当,巨头和独角兽的共生关系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形成相对平衡的状态。
 
  阿里的一位高管对《财经》记者说,BAT的AI策略从第一天开始就是商业需求驱动的,从业务入手,收购甚至模仿别人的东西,这种做法避免了漫无目的研究和不必要的失败。
 
  从2014年开始,AI视觉独角兽旷视科技获得阿里旗下蚂蚁金服多轮投资。旷视科技为蚂蚁金服提供面部扫描系统。蚂蚁金服集团旗下及相关业务包括生活服务平台支付宝、智慧理财平台蚂蚁聚宝、云计算服务平台蚂蚁金融云、独立第三方信用评价体系芝麻信用,以及网商银行等。
 
  除了战略投资独角兽补强自有业务短板,巨头还在利用独角兽的能力开拓更多市场。
 
  移动互联时代,巨头仅凭一己之力已经无法完成对各个垂直细分领域的深耕。到了AI物联网时代,智能设备分散而巨量,巨头将更加难以完成在所有设备和行业应用方向上的全面覆盖,联合独角兽和创业公司显然是一条捷径。
 
  独角兽如何与互联网巨头、传统行业巨头从容相处?
 
  和此前的互联网独角兽类似,AI独角兽和巨头之间的生态体系目前来看是相对稳定的。
 
  巨头手中握有独角兽望而不及的平台资源:巨量的超算平台规模和通用数据积累;应用服务的生态系统上超强的聚集吸附能力。其实,这两点也构成了这个时代巨头的基础标准。
 
  不过,表面上的平衡之下,双方的关系其实也微妙。
 
  AI视觉领域跑得最快的独角兽商汤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商汤以拥有底层AI视觉技术起家,但它从一开始就走平台化策略。
 
  传统的技术公司遵循的是工业化线性思维,以技术为资本,以生产为主线,“生产产品——建立渠道——定价售出”。而平台型公司的特点是伞型思维,以平台为起点,结合不同合作伙伴,连接一个个供给端,对接需求端。它以需求端为起点,以拉动需求为运营手段。
 
  商汤将自己的平台模式总结为“1+1+X”。第一个“1”代表研发,第二个“1”代表技术产业化,“X”代表“赋能百业合作伙伴”。